当前位置:什邡市洪丰有限公司_GT娱乐 > GT娱乐 > 正文 >

深创投总裁孙东升:盲目追风口,会给有限合伙人带来灾难|每经App


     
     
     


      每经记者 肖 乐 每经编辑 姚茂敦
     在高风险高回报的创业投资领域,国资背景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显得一枝独秀。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截至记者发稿,深创投的历史投资事件数量达767例,排在其前面的两家是1992年成立的IDG资本和2005年成立的红杉。按退出案例数来看,深创投以167例位列全国第一。成立17年来,深创投累计投资金额逾260亿元,其中116家投资企业分别在全球16个资本市场上市。
     体制内环境给深创投的发展带来了哪些助力与掣肘?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深创投进行了哪些革新?投出众多上市公司的深创投又有着怎样的投资逻辑?日前,在深圳举行的“创世纪 龙抬头 国际双创盛典”论坛上,针对以上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深创投总裁孙东升进行了专访。
     激励制度由“8+2”变“10+4”
     创业投资与私募股权研究机构清科研究中心曾经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从历史的发展来看,单一的国有资本或者以国有资本为主导,在创投市场上运作存在一些问题,包括“国资”与“创投”运营理念的矛盾,投资决策效率较差,激励机制不足,以及利益保护机制欠缺等,使得在创业投资市场上,国资创投缺乏竞争力。
     
     然而,国资背景的深创投却成为了一个反例。来自深创投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底,投资企业数量、投资企业上市数量均位居国内第一,累计投资金额逾260亿元,其中116家投资企业分别在全球16个资本市场上市。
     孙东升将深创投成功起步的一大因素归为较为“大胆”的激励政策,“1999年成立的时候,第一届董事会就给了一个比较激进的激励政策,即‘8+2’的模式,将每年利润的8%作为全体员工的奖金池,单个项目退出后扣除成本净收益的2%作为小团队的提成。”
     私募基金行业通常实行的是20%的收益分成。同时,民营投资机构多采取的是合伙制,只要员工能够提供足够的价值,就可以成为合伙人,变成企业
(本文来源:)
上一篇:美联储分歧激化:低通胀或阻12月加息美元逼近顶部?|每经App
下一篇:2017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招收博士后5人公告

相关文章